传说典故 >>

“文化愚公” 李公涛

副标题:文化愚公公涛   文章来源:中华李氏网   责任编辑:fangfang
  编辑 

上传时间:2016/9/11 15:36:18

“为继承发扬祖国传统文化,振兴民族精神,誓在七朝古都开封,兴建一座与西安、曲阜碑林相媲美的具有旅游价值的碑林,把现代书法留传后世,以愚公精神世世代代刻碑不止,我倒下由我弟弟子孙接着干。只许投入,不许索取,迎难而上,百折不回,直至碑林建成,无偿交给国家为止。碑林有了收入,李家子孙不能从碑林牟取一分钱利益。特作家训,镌刻于石,嘱儿孙共遵之。”

    ——摘自李公涛《家训碑》

    中国古代有个寓言,说的是北山愚公率领他的子孙用锄头挖去挡在他家门前的两座大山,这就是“愚公移山”的千古传说。

    河南开封有一位退休干部李公涛,从1985年开始,倾尽自己全家财力,率子携孙,三代人刻碑不止,创建我国第一座民办的大型碑林———中国翰园碑林。这就是“当代文化愚公”的一段佳话。

    如今20年过去了,李公涛的翰园碑林兴建得怎么样了呢?

    看,在开封龙亭湖西岸,一座融自然美和人文美于一体的琼楼宝库,就矗立于湖光水色之中——

  20年夙愿终成真

    越过玉带桥,一座金碧辉煌的南大门出现眼前,大门内,迎面是一尊高达17米的人文始祖轩辕黄帝的塑像,气宇轩昂,神采奕奕。台阶中间的七条蟠龙浮雕,象征开封乃七朝古都。

    首先进入山水景区。大小十几座山峰、五大瀑布、三条溪流、三个岛屿、十座桥梁、两座大型喷泉突出雄、险、奇、秀,填补了开封有水无山的空白。

    中国翰园碑林区的主体碑廊,是一座“田”字形仿古建筑,由日月阁、南北大殿、四座角亭和十二个院落组成,总建筑面积10150平方米。廊殿上覆盖黄、绿、灰三色琉璃瓦,1000多根朱红的柱子,洁白的玉石栏杆,富丽而雄伟。

    碑廊的精华是碑刻。碑刻镶嵌在连结日月阁、南北大殿及四座亭子的上下两层碑廊中。加上西碑廊和北碑廊,碑廊总长3公里,镶碑3700多块,分为历代书法、中山碑、现代书法、篆刻、绘画、国际人士留墨、少数民族文字书法、名人题词、名人书法、少儿书法和赞助、新闻报道等门类。上自甲骨文、下至当今各种书体流派风格,皆汇于此……

    对李公涛的事迹,海内外800多家媒体已报道5000多次,称翰园碑林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座民办碑林”、“中国最大碑林”、“世界之最”、“东方文化艺术宝库”,是“益于当代、功系千秋”的“精神文明丰碑”,称李公涛是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当代文化愚公”。

    党和人民给予了李公涛许多荣誉,开封市人民政府委任他为中国翰园碑林终身主任,他连任开封市六、七、八届政协委员,先后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优秀共产党员、全国劳动模范,并荣获全国“老有所为精英奖”。在全国离退休干部双先表彰会上,他作了典型发言,受到邓小平、江泽民、李鹏等领导人接见。他还入选河南省十大新闻人物、全国供销社系统三大名人。他家也入选全国15家“美好家庭”。李公涛的事迹载入《中国年鉴》、《河南年鉴》、《开封年鉴》、《当代共产党人》、《天下名人传》,他被美国世界名人传记协会评选为1994年、1995年世界最受尊敬的人。英国剑桥世界名人中心、美国世界文化名人录、香港世界名人中心、中国第一部世界名人大典等8部典籍均载入李公涛的事迹。

    特别是胡锦涛、曾庆红、李长春等中央领导同志亲临翰园碑林视察,高度评价了李公涛的创业精神。胡锦涛亲切地握着李公涛的手,赞扬他发扬党的优良传统,艰苦奋斗,无私奉献,为弘扬中华民族文化作出了贡献。

    面对这些荣誉,李公涛说:“创建翰园碑林,我只起了个领头作用,一切功绩属于大众,翰园碑林属于大众。”

    “人生的价值在于奉献”

    1927年,李公涛出生于巩县回郭镇清西村。

    1979年,在开封地区供销社饮食服务公司工作。他在主持公司工作期间,一心扑到工作上,从没过过星期天和节假日。经过三年多的拼搏,工作上去了,身体却垮了下来,因劳累过度肝炎日渐加重,他不得不提前退休。

    1983年,李公涛来到开封北郊范庄大儿子家休息。他思考着:我能再做些什么呢?

    1984年8月,《开封日报》开展一场“重建历史文化名城,发展旅游事业”的大讨论,犹如一把圣火烧得他彻夜难眠。蓦地,宋代皇陵和开封铁塔、龙亭、禹王台浮现于脑海。生活于七朝古都的现代开封人,应当为子孙后代留下什么?李公涛怦然萌动惊世之举,要倾尽余生,广收天下墨宝镌刻于石,兴建一座集文化、旅游为一体的当代最大碑林,誓为后人留下一份文化不动产。

    李公涛首先为此召开了家庭会议。老伴劝他:“你年纪大了,又有病,放着清福不享,尽出鲜点子!”李公涛说:“一个人吃穿再好,如果不想国家和人民,那有啥意思?我虽然身体不好,但还有弟弟、儿子、孙子,只要我们认准了弘扬民族文化这条正路,子子孙孙刻碑不止,总有一天会建成碑林。”

    老伴首先表了态:“孩子,我跟你爹几十年,他的脾气我知道,认准的事他一定会干好,咱就支持你爹干这个事业。”

    大儿子也说:“我相信爹办的是一件好事,我保证把厂子办得更好,效益更高,成为办碑林的经济后盾。”

    李公涛的二弟、三弟、二儿子、三儿子以及三个儿媳妇,也都加入了筹建碑林的行列。

  “迎难而上,百折不回”

    李公涛亲手绘制出了翰园碑林的蓝图。但民办大型碑林是一项前无古人的事业,从零开始,一无所有,举步艰难啊!

    为了保证刻石作品的质量,李公涛向当代书法名家发函征集作品,同时向中国书法家协会汇报,中国书法家协会破例向全国书协会员发出征集作品函,从而保证了作品的质量和来源。

    为了选石料,李公涛上河北、下山东,到七个碑石产地考察,最后选中了曾用于宋代皇陵碑刻的偃师、巩县石料。

    为了刻碑,他遍访碑刻之乡,选聘了十几位石匠,又挑选了两位技艺超群的刻碑人,出资送到西安碑林、铁门千唐志斋等地参观学习、提高技艺。

    他家400多平方米的院落成了刻碑场地,院里门外摆满了层层碑石。十几间房也腾出来当了办公用房,自己住在一间小仓库内,大儿子一家五口挤在一间房内,睡上下铺。

    1985年7月22日,第一块碑刻终于落凿。8月25日正式举行动工典礼,开封市各级领导和知名人士150多人前来祝贺。海内外几百家新闻单位争相报道碑林筹建的消息。

    不久,许德珩、张爱萍、楚图南、方毅、穆青的作品来了,舒同、启功、萧劳、王遐举、胡公石、陈天然的作品来了,香港、台湾、新加坡、日本的作品也来了。短短半年,就收到各方墨宝两千多幅,同时收到了几百封热情洋溢的赞扬信。李公涛备受鼓舞,重新绘制了碑林蓝图,要刻碑3500块,组成十大碑廊,建成一座具有多种功能的中国第一大碑林———中国翰园碑林。

    为了回答社会上有些人的疑惑,李公涛向政府作了法律公证:“碑林建成后,全部无偿交给国家和人民。”

    “只许投入,不许索取”

    李公涛严于律己,又严于治家。他常说:“我有一个好的家庭,他们都支持我的事业,没有他们的支持,困难就更多。”

    为了建设碑林,李公涛全家约法三章:“碑林建成之前,不买高档家具;不添高档衣服;不在银行存一分钱。”多年来,家里甚至没有给小孙子买过一件玩具。在全家资金账上清楚地记录着:大儿子办经济实体的收入全部投入碑林,全家装裱字画的收入全部投入碑林,海内外对李公涛个人馈赠的礼物全部投入碑林,李公涛出席全国劳模会获得的奖金全部投入碑林……20年来,他全家共为碑林建设无偿投入资金一千多万元。对于一个普通家庭来说,这是一个多么巨大而惊人的数字啊!

    大儿子孝泉承包和创办了工艺美术厂、橡胶厂、农药分装厂、防腐工程队、经济开发部、电脑服务部等6个经济实体,所有经济收入都投入碑林建设。有人问孝泉:“你爹要是不搞碑林,你家早已是腰缠万贯的大富翁了,一辈子吃不完,花不完。”孝泉说:“一个人有一个人的生活方式,一个家有一个家的家规。俺家的钱,即使不用到碑林上,也会用到其他社会公益事业上的。”

    为了节省开支,孝泉自己学开车。一次,他顶着烈日出外办事,在途中修车时,滚烫的水箱蒸汽突然喷出,右半身全烧起了明晃晃的燎泡,疼痛难忍。李公涛看到儿子红肿溃烂的半边身子,想想儿子的孝顺,想想他为碑林做出的一切,不禁对着空旷的院子放声痛哭,大喊一声:“孝泉,你跟我受苦了!”

    李公涛一家对翰园碑林奉献的何止是人、是钱、是物!

    李公涛要求全家省吃俭用,节衣缩食,他家的生活水平还抵不上一般的农家,馒头就咸菜是他的家常便饭。

    李公涛也号召碑林全体职工,开展节约一滴水、一度电、一张纸活动。为了节省旅费,他出差宁肯站得腿肿也不坐卧铺,住宿总是找最便宜的旅社,如果带车出差就带上被子干脆睡在车上。

    1989年,碑林在北京成立了办事处,他每次进京总是带一大包玉米糁和自家蒸的馒头。北京白菜上市,他经常到菜市口捡别人丢掉的菜叶,一包包带回办事处煮煮炒炒当菜吃。有一回,被中国老年书画研究会副秘书长罗丹看到了,罗丹感慨地说:“我还从未见过,万元户在街上捡菜吃。”

    1993年7月18日,在香港各界热心人的支持下,碑林驻香港办事处成立了。香港各大报纸都在显要位置刊登了李公涛的事迹。李公涛所到之处无不受到热情欢迎。而谁也想不到,在香港的四个月,他什么景点也没参观。有次外出天已很晚,他舍不得吃那14元一碗的最便宜的面条,硬是饿着肚子回办事处吃方便面。

    李公涛日夜操劳,身体越来越差,大儿媳狠狠心买了两袋牛奶,又打进两个荷包蛋。吃饭时,李公涛筷子一挑,生气地说:“做这些干啥?吃饱就中了嘛!”看儿媳委屈地低下头,李公涛叹道:“我知道你孝顺,可咱没有山吃海喝的本钱呢。”说着,抓过一个馒头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李公涛在人陪同下拜访黄养明工程师,上楼时,李公涛突然跌倒,脸色乌青,直喘粗气。在向黄工汇报总体规划图时,李公涛用手使劲顶着肝部,虚汗直流,舌头发硬,黄工赶紧倒了杯开水,让他休息。陪人动情地对李公涛说:“愚公移山是为了自己走路方便,您拼着老命四处奔波到底图个啥!”

    1992年6月,悬议7年的碑林选址问题终于有了结果,开封市委、市政府召开现场办公会议,高度赞扬李公涛无私奉献的精神,要求全市各有关部门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有物出物,选址定点问题一举解决。

    李公涛更加拼命地投入施工,终于累倒住进了医院。经医生检查,不仅患有严重肝病,还发现心脏病、脑萎缩、动脉硬化、高血脂、气管炎等多种疾病。市委宣传部领导来探望他,劝他多保重。他无限感慨地说:“我还是那句老话,活着为建设碑林献身,死了做忠实的看园鬼。我多想在有生之年把建好的碑林亲手交给人民哪!”

    在“文化愚公”精神的感召下

    愚公移山的精神感动了上帝,上帝帮他搬走了两座大山;李公涛的精神也感动了“上帝”,这个“上帝”就是人民。

    一批优秀人才汇集到了翰园碑林,有风华正茂的青年,有年逾古稀的老人,也有社会知名人士和专家学者,不为名,不为利,勤勤恳恳地为翰园碑林作奉献。

    薛艾、闵锋、张骥、刘金城、吴芙蓉、刘绪轩、李晓晴、黄铁城、梁启云、温德润……一批离退休老同志自愿将余热献给碑林事业。

    周绍宗、孙梅竹、阎付占、张爱春、王金凤、轩伟杰、毛北野、张德卿、闵黎霞、侯中敏、汪玉玲、刘爱梅……他们在这方净土上不计报酬作贡献。

    年近60岁的邹秀英没有工作,老伴是双手残疾的退休搬运工,她捡了整整一个夏天的废汽水瓶,把卖得的200元钱捐给了翰园碑林。

    开封一师附小的100多位红领巾,自发开展了“少看一场电影,少吃一个冰糕,为翰园碑林集资”的活动。

    有位中年妇女,心灵的创伤使她对生活失去了信心,从报纸上看到李公涛的事迹,在碑林筹建办公室,她哭了,她要为碑林捐助5000元。

    李公涛的影响所及,已越出莽莽中原,日本、新加坡、马来西亚、法国、加拿大以及香港、澳门、台湾等地的炎黄子孙,纷纷寄来捐款和书画作品。

    煌煌碑林,就是“文化愚公”精神的见证。


0
0
0
浏览量:178   点此复制链接 分享阅读+
最 新 动 态 ↓
无标题文档
 
  • 页面手机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