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李氏宗亲网

扫一扫下载手机APP

故居名胜 >>

冢头李渡口村

副标题:冢头李渡口村    文章来源:360百科   责任编辑:fangfang
  编辑 

上传时间:2016/9/10 15:22:01



冢头镇现存资料显示,李渡口村位于蓝河岸边,因渡口而形成村落。

明朝初期李姓族人从山西省洪洞县迁入,始称此地为李渡口村。村中一石碑记载,

民国时期此地为李渡口镇,1934年复名隶属郏县三区,1947年属冢头镇,1958年更名李渡口大队,归冢头公社,1984年复名李渡口村,隶属冢头镇至今。


村庄简介

李渡口村又名列不寇街,隶属于河南省平顶山市郏县冢头镇,

李渡口村坐落于郏县县城东北,距县城8公里,三面沃野,一面依水,一向有"东列黄岗千古秀,西邻蓝河万代青"的美誉。

村子地势北高南低,东西相对隆起。

李渡口四季李渡口四季

寨内中间高四周低,形似龟背,河道和寨墙遗迹环绕村庄。

冢头镇现存资料显示,李渡口村位于蓝河岸边,因渡口而形成村落。

以李渡口村为行政中心辐射杨庄、安庄两个自然村。组成这个拥有330多户、1400多口人的行政村,村子不大,平时很安静。

村内有、古寨墙、护寨河、明清古宅数不胜数。

交通

李渡口村位于郏县东北21公里冢头镇西北8公里处

距省会郑州107公里、郑州新郑国际机场88公里。

李渡口是一市三乡交界地区,北临禹州市鸿畅镇寨子贾村,西临郏县白庙乡老席庄村、郏县安良镇酸庄村,公路四通八达。S88武西高速(武陟县-西峡县)、省道郑南公路(郑州-南阳)金孟线公路,县道李大线和柏堂线(柏坟周-堂街)公路穿境而过。

交通便利可直接与国内各个高速公路接壤,与全国各大城市同步。

公交便利:有通往郏县的(狮王寺至郏县)的18路公共汽车通往禹州市的(寨子贾至禹州)的公共汽车,每三十分钟一班车。

同时李渡口村还开通有发往省会郑州的客车,每天早上 6:00准时从李渡口发车一小时内可到达省会郑州

李渡口村古时就是交通发达,处于许荆古道穿村而过(许昌至湖北荆州)

新修安良至郑南路使李渡口村的交通更加便利了。

新上禹平路、落花湖畔风景区待动工 。

建筑特色

李渡口村的传统建筑中,明代建筑约四五处,绝大部分是清代建筑,一小部分是民国时期所建。其中有一进二的宅子,也有一进三的宅子,大的有700多平方米,最小的也有200多平方米。保存最为完好的主要集中在李渡口村主街两边,一些商铺的墙壁上至今还留有拴马石。

据记者所见,李渡口村的明代建筑与清代建筑风格总体很接近,仅有个别地方不同,比如大门,明朝建筑开门在房屋正中,大门向屋内伸,留下约一米宽的房檐。冢头镇文化站站长王钦正告诉记者,明代建筑屋檐较大,是为了容留流浪乞丐。因为明太祖朱元璋曾经要过饭,所以对乞丐很同情,就要求每家每户的房子都留有很大的屋檐,以备雨雪天气乞丐容身。

李渡口村内的古建筑李渡口村内的古建筑

从建筑的形制看,部分建筑规格较高,屋顶有五脊六兽,大门口有凤和鹿的图案。王钦正说:"凤和鹿,就是俸禄的意思,表示这家主人是公职人员,吃国家俸禄。" 记者还注意到,李渡口村清代晚期及民国时期的房屋,其窗户多为石窗,有铜钱图案,也有"万"字形图案。因为石窗缝隙较小且不能移动打开,其透光透气性能很差。可是既然性能很差,为什么还有这么多人家用石窗呢?据王钦正等人介绍,用石窗是为了安全,清末及民国时期,常有盗匪流窜作案,因此很多人家都装有石窗,防备盗贼,很像防盗网。

总体上看,李渡口村建筑格局以北方四合院为主,以两进和三进院落形式居多,前有门楼,中有过厅,后有堂楼,东西建配房(楼)。红石基础,砖木结构,部分房屋五脊六兽。古楼、古房、古窗,保存完好。建筑结构严谨,气势恢宏,石刻、木刻、砖刻工艺精巧,具有较高的建筑史学价值和艺术价值。规模连片的古建筑群记录了明、清至民国时期李渡口村的兴衰。现存建筑的布局、形制、脊饰等及自然理念、风水理念,展现了古代匠师和当时人们的审美理念、心理特点及价值取向。

此外,该村建筑群的木雕、石刻工艺,与房屋建筑相得益彰,具有独特的历史艺术价值。有方形、圆形、古钱币形石窗,有透雕镂花木门窗,飞禽走兽、人物鸟虫等,无处不在,工艺细腻,有较高的艺术价值。

历史村志

在民国以前,李渡口由于蓝河漕运的繁盛,成为区域内东西交通的一条纽带,一直发挥着"渡口"的重要作用。明末清初时,李渡口村逐渐发展成远近闻名的商贸集聚地。

寨内人口逾千,商号几十家,四方陆路,车如流水,骡马相连。当时寨内既有屠行、酒馆、药铺、花行和染布行。

又有冀中毛和李才娃旅馆,李老陈和王清现银货,以李冠儒为首的卷烟厂以及李风朝煤行,各行各业,生意都很兴隆。据《郏县志》载,清同治三年(1864年)全县共有25处集贸市场,李渡口为其中之一。

据李付营介绍,古村的龟形是天然形成的,传说其选址为"五龙缠龟"地。"五龙缠龟"是指村寨选址时,以中心街中点为圆心向四周发散的五条射线状的龙砂层,而这五条带状地质层犹如五条巨龙般将村寨缠绕。

所以有"五龙缠龟"之说。此五条龙砂位于地表三米土质层下,自身又有三米砂层深度,从寨壕或村西蓝河,可找到并挖出龙砂。

传统建筑群保存完好

李渡口村现存传统建筑830间,其中明清建筑630间,总建筑面积2万多平方米,规模不同,形制各异,以中原建筑风格为主,兼容渡口枢纽文化,连片成群,来历清楚。其代表性建筑组群有李和风老宅李之印故居李和三故居贾记清老宅李奇亮老宅李氏祠堂贾同娃老宅李丙现故居李朝永故居李发全老宅李振仓老宅李南娃花行李泽之故居杨奇风故居李义仁故居李冠儒老宅宏运屠行兴隆酒行济世堂华昌卷烟厂等20多处。不仅规模大,而且其历史街区、古街道、水系、环境风貌等方面基本保持了传统格局。

李渡口李渡口

蓝河文化带

文家寨

距离李渡口村北一千米处

文家寨 寨子贾的前身,原址在村落东北角,东西长约240米,南北宽约220米,总面积约53000平米,可容纳数千人。此寨容量之大、历史之久,可谓是中原古寨史上的一颗明珠。

此寨由来缘于三国名将--文丑。当年文丑被关公所杀埋于此地,他的后代前来看陵守墓,结寨而居,遂称文家寨。文家寨发端于三国,兴盛于隋唐,衰败于北宋。当时,寨围不但高大坚固,人口兴旺,而且是重要的军事要寨。从附近及寨内出土的瓷片、瓦片及大量的古钱币看,这里的商业、手工业也极其发达。到北宋末年,由于战乱频发,政局动荡,民不聊生,文家寨也随着北宋的衰败而没落。特别是公元1127年后,随着北宋的南迁,文家寨内的富家商贾也先后逃离。从此,此寨一落千丈,加之随后疫病猖獗,水灾不断,文家寨很快人去寨空,坍塌净尽,只剩下寨围一道宽窄不一、深浅不等的古寨壕沟了。

文丑墓

又叫文丑冢,位于村南100米处,直径约20米,高约10米。《三国演义》上说,关公斩颜良、诛文丑的地方在白马今黄河岸边中岸附近。事实上那仅是虚构的文艺作品,其真实地点就在这里。刘备、关羽、张飞桃园三结义、徐州之战分开后,刘备在河北袁绍手下做事,关羽流落在曹操手下带兵驻扎在今张得乡老关营一带;张飞跑到古城今古城镇西为吏。由于刘备在袁绍面前常常夸赞关羽,若得此人,必能干大事、成大业等等,袁绍便派麾下名将颜良、文丑二人带刘备书信去说服关羽。谁知颜良、文丑皆逞强好胜之人,走在路上二人便商量:刘备老儿在主帅面前把关羽说得那么厉害,无非是想长他威风灭咱俩志气,咱俩今日先试试他到底是真是假。于是,二人来到关羽营前便高声喊叫:"关羽快快出来受死!"关羽一听,好不气恼,当即披卦上马冲出帐外,与颜、文二将厮杀。颜良、文丑虽是河北名将,却不是关羽的对手,未几回合便被杀得落荒而逃。关羽便跃马猛追,一气儿追了二十余里,追到一道岗上,他勒马停下,晃了晃铠甲,抖了抖精神,又继续猛追。追到岗西坡下追上了文丑并杀之。杀了文丑后又去紧追颜良,向西南又追了二十余里今郏县东颜里附近,将颜良又一刀杀之。随后,他又回到斩杀文丑的地方,忽见文丑首级落地处的盔缨里夹有一封书信,他捡起来一看,大叫:"错了错了。"原来是刘备写给他的信上说:"带此信去见弟者乃兄之左右,望弟见之以厚礼相待。"关羽悲痛万分,后悔莫及。遂率领三军,大兴土木,给文丑建造了一座巨大的坟墓将其厚葬。

文丑冢极大。据载,民国十八年发洪水时,到处一片汪洋,全村二百多口人跑到了冢上才逃过了灾难,冢顶原有一座文丑小庙,后来塌掉了,此墓被毁于文革后期。冢内三米深,有三道青石大门,每道门都是精心打造,十分结实,门上除有精美图案外,还有一些让人无法认解的怪字,墓中还发现有古瓦坊、古钱币、古玉石、古铁油灯盏等物。

娘娘坟

距离李渡口村东北一千千米处

仝氏之始始于夹谷,夹谷之原原于金纪,世传始祖为金宗室人,赏为金宰相受姓夹谷。"经查,金朝夹谷氏担任宰相的仅夹谷清臣一人。夹谷清臣是金朝著名的文臣武将,金明昌元年(1190年),清臣"以其女为(章宗)昭仪(即嫔妃中第一级),眷倚益重",1194年迁升左丞相(从一品),左承相是仅次于最高长官尚书令的大官,夹谷清臣是担任这一官职非完颜宗室的五人之一。据考证,河南省郏县冢头镇柏坟周村西边3米高的大冢,即为夹谷清臣女儿的墓地,该地曾是郏县仝氏祖坟所在地,周围群众称此墓为"娘娘坟",此地值得当地文物旅游部门发掘开发。看来,仝建勋是夹谷清臣的后裔,难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狮王寺

从郏县县城乘车北行10多分钟就到了安良镇,安良镇东侧便是狮王寺村。村民介绍说,狮王寺村距郏县县城仅有14公里,且交通便利。

4月4日,天气晴好,记者在安良镇有关负责人和供职于郏县文化局的中国国学研究会专家孔令公等人的陪同下,探访了坐落于狮王寺村的狮王寺。安良镇副镇长雷红亮介绍说,狮王寺村目前有3000多口人,该村包括狮王寺东、狮王寺西两村。狮王寺就位于狮王寺东村村北。

古时的狮王寺闻名遐迩

沿狮王寺村中心南北大街一直北行至路的尽头,就到了狮王寺的山门前。狮王寺的山门虽然不够宽大,但古色古香,山门两旁立有两尊石狮。当地村民介绍说,这对石狮是后来放置的,原来的一对石狮所在的位置并不是这个地方,原来的石狮个头大,距山门也较远。村民薛三钦说,五六年前,原来的石狮尚在,这对石狮与其他门前石狮的不同之处在于,这对石狮均置于山门的左侧,而且是一尊面向南,另一尊面向北,相向而立。几年前,靠近山门、面向南的石狮不知被谁推到了山门前的桥下;村民们在桥下还见到过这尊石狮,后来石狮被土埋没,由于土层较厚,已再难见。面向北的石狮5年前硬是被外地人用车拉走了,现已不知去向。被誉为幻化精灵的这对石狮的离开,也为狮王寺留下了莫大的遗憾。

狮王寺东临蓝河,北靠三峰山南麓。2006年,狮王寺被省政府公布为河南省第四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孔令公介绍说,狮王寺最早建造于唐开元年间,原名叫寿圣寺。建造之初,依山傍水的寿圣寺香火非常旺盛。据传当时的寿圣寺闻名遐迩,其辉煌达到何种地步现已难考证。据载,寿圣寺南北长97米,东西宽65米,占地面积6300多平方米。唐代由于安史之乱、藩镇割据等原因,寿圣寺屡屡遭劫,毁于兵燹。

过了青砖砌的山门,便来到寺院中。举目四望,可见山门殿及东西两侧的廊房近半数房顶已经坍塌,多数建筑没有木窗,木门也朽蚀严重。往北走,可见一大型长方体石雕香炉一个,香炉奇长,可供10多人同时上香。站在香炉前抬头北望,便见气势恢宏的文殊殿,又叫文殊菩萨殿。这也是目前狮王寺中尚存规模最大的殿,由于该殿位于寺院的中央,所以当地人也称其为中殿。文殊殿前墙已于重砌过,重砌的墙壁由于用的是普通红砖,所以看上去与该殿建筑很不协调。该殿系砖木结构,虽经风雨侵袭,其飞檐和殿脊已有部分塌落,但其骨架依然挺拔,凌空耸峙的飞檐仍透出不凡的气势。殿内供奉着菩萨塑像,房梁、檩木用木规整,设计构造巧夺天工。

让记者眼前一亮的是,殿内仍保留有很多壁画,这些壁画描绘的多为花草、动物。其壁画数量之多,面积之大,令人惊叹。狮王寺村村民薛三钦介绍说,之前,由于该殿先后被用作教室和教师的办公室,墙壁进行过粉刷,更多的壁画已被泥土覆盖。

文殊殿后面的院落杂草丛生,院北的一排建筑刚被扒掉,这也是狮王寺最后一排建筑。记者看到10多名村民正在清理垃圾,经询问,这些村民都是义务来这里劳动的,他们都希望能在原来的殿址之上早日重建大殿,再现寺院昔日的风貌。该村65岁的张云介绍说,被扒掉的这排建筑是后来建的,之前这个位置上建造的是狮王寺的大殿,这也是寺院中最大的殿。由于大殿坍塌严重,上世纪70年代,该殿被拆掉,又建了普通的瓦房。她小的时候就在这里读小学。当时,由于没有校舍,村上就把寺院当成了学校,周边三四个村庄的孩子都到这里读书,人们也称这里为中心小学。后来,村上建了新校舍,中心小学才搬迁了出去。

在瓦砾之中,记者见到了已断成6块的《埋骸记》石碑。村民介绍说,他们在拆房过程中发现了这通石碑的残块,并暂时将其拼在一起。孔令公说,碑文还未来得及记录,但它对研究狮王寺有重要价值。不远处,大家还发现了另一通碑体保存基本完好的石碑,由于字迹缺损,一时难以辨清它是什么碑。砖土之中,记者还见到了当时建造大殿所用的多块立柱石雕柱础,有的柱础已经破损。薛三钦介绍说,当初拆大殿时,拆下了24架大花梁,后来这些梁多数又用在了新建房屋上,少数被移作了他用。这些梁不仅木质好,而且粗大,后来建房时,都是将花梁一冲为二来用。

大殿原址的左前方是聚贤堂,也是目前寺院中保存较为完好的殿堂之一。与其他殿堂相比,聚贤堂并不高大,但进入堂内,才发现聚贤堂为上下两层楼阁。不过,登至上层的木梯已经不见。

康熙为什么惦记狮王寺?

孔令公介绍说,宋代有僧众为了弘扬佛教教义,促使佛教与中原文化融合,同时也为了使佛教世俗化,在僧众的倡议下,在寿圣寺原址上重建了新的寺院,并在寺西侧创建了寿圣寺塔林,以敛藏高僧肉身或舍利。塔林里究竟有多少座塔,现在难以找到记载。60多岁的村民周中央说,他小的时候,虽然塔林多数坍塌,但还有三座高塔屹立,他和小伙伴们经常到那里玩耍。这三座塔高近20米,形似少林寺塔林中的塔。这三座塔一直保存到1954年。由于塔林所在的地方被人大量取土烧砖,形成大片的深坑,现已面目全非。

孔令公说,宋代重建后的寿圣寺较以前规模更加宏大,寺僧经常举办佛事活动,影响日盛,逐渐恢复了昔日辉煌。

清康熙四十三年(1704年),康熙帝玄烨出巡路经寿圣寺西侧的官道,是时,已是夕阳触山,而且众人饥渴难耐,见偌大一座寺院,便敲门入寺,求住持给予方便,并借宿寺中。之初,康熙并没有亮明自己的身份。住持见来人气宇轩昂,睿智超人,便热情接待,并命寺僧为客人洗尘敬茶,尔后安排斋饭款待康熙。晚饭后,住持便与康熙饮茶谈话。上至天文,下至地理,大至国计,小至民生,海阔天空,二人无所不谈。很多时候是康熙有问,住持有答。住持还向康熙介绍了寿圣寺门前两尊青石大狮子年久幻化精灵的故事:石狮子时常夜静时分游走四方,驱邪除鬼,救护路难之人。当地村子上一些胆大的人,常趁夜深人静之时,察其行动,跟踪暗访,见石狮抖身离位,四处游走,巡查各地,见贼赶贼,见鬼驱鬼,救护遇难百姓。据传周围民众受其救护者甚多。有人还见石狮饿时啃些路边杂草,偶尔也吃庄稼之类以充饥。至鸡鸣时分,石狮便回转归位,人们看上去仍是普通的石狮。

康熙听得津津有味,暗自高兴,意为此乃国家祥瑞之兆。他忙问住持近年石狮是否还能幻化精灵,救助路难之人?住持叹了口气说,人仙有别,各行其道,和谐相处,各得其所也就好了。由于被石狮救护的人大难不死,每至初一、十五,他们都要来叩拜石狮,天长日久,烟熏火燎,竟然把两尊石狮子烧烤得像两尊黑铁狮子。还有一些人,为了一睹石狮幻化精灵的英武雄姿,竟结伙组伴,长夜守候在寿圣寺门旁,以至于弄得两尊石狮子昼夜不得安生,也扰乱了阴阳交替的天道地理,后来人们再也见不到石狮幻化精灵的身影了。康熙皇帝听了这个故事后,为石狮子不能再游走感到非常惋惜,于是对此惦念不已,时常夜梦石狮子幻化精灵,巡保一方平安之事。

清康熙四十四年(1705年),康熙帝下诏令敕修寿圣寺,并御笔撰书《重修寿圣寺笔记》,勒石寿碑于寺院。碑文中,康熙帝对寿圣寺门前石狮幻化精灵,保民安众,实为天下之狮王的神话传说大加赞赏,并诫勉人们不要扰乱阴阳秩序,希望狮王永保百姓平安。

重建的寿圣寺工程竣工后,寺僧组织举办了盛大的庆祝仪式和佛事活动。消息传开,不仅周边各县,连湖北、安徽、河北、山东等地的善男信女也纷至沓来。从那时起,寿圣寺名称被改为狮王寺,寺前的东、西两村也被称为狮王寺东村和狮王寺西村,并一直沿用到现在。

狮王寺亟待重修、保护

清光绪十五年(1889年),狮王寺内住持绪定大师经过长期筹备,率徒本正等人,再次改修增建狮王寺。自山门进寺,过天王殿、文殊殿,到三佛殿,三进四合院,一条中轴线。孔令公说,经测定,该轴线正好为古罗盘定向的癸山丁向。绪定大师还修建扩建了伽蓝殿、地藏殿、奶奶殿、忠义祠、聚贤堂、二郎神殿、观音菩萨殿等诸多殿堂。

由于年久失修,狮王寺现遗存的古建筑只有山门殿、文殊殿、忠义祠、聚贤堂、僧房等。寺院内还可以看到唐代的碑帽、《埋骸记》碑,清代的石碑和柱础等。

孔令公说,狮王寺是古人留下的一份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具有很高的研究价值。狮王寺创建年代久远,又曾是清康熙帝御赐敕修重建建筑,还有康熙帝御笔题写重建碑记,所以狮王寺的建筑品位还是相当高的。石狮幻化精灵的传说也在民间广为流传。

现存的文殊菩萨殿为砖木结构,符合明清官式宗教建筑的规范,其梁架上的彩绘和墙壁上的壁画,虽然保存已不完整,但部分彩绘、壁画清晰可见,是典型的中原民间手法,这种艺术彩绘、壁画在国内已不多见。

孔令公说,狮王寺可谓研究宋以后中原地带建筑发展历史、建筑科学、建筑艺术、佛教文化以及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的实物证据。狮王寺内保留下来的碑碣、石刻、木雕等也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

如今的狮王寺院内不仅杂草丛生,更严重的是很多大型建筑及附属建筑已经坍塌、损毁。孔令公说,有关部门应该重视对狮王寺的修缮和保护,对其实施开发利用,以重现其当年的风貌。

折叠柿园之役

崇祯十五年二月,李自成二围开封之时,崇祯从监狱中提取老将孙传庭,令他率禁旅往援开封。

不久形势发生了变化,李自成解围开封,擒杀汪乔年,于是孙传庭改赴陕西,接替汪乔年出任三边总督,回到了他阔别三年的岗位上。

民军击败汪乔年后,又恢复了对开封的包围,孙传庭在陕督的位置上屁股还没坐热,崇祯就命令他出关救援开封,同时崇祯还他一道密令--处死贺人龙。

贺人龙是有名的长腿将军,崇祯十三年,杨嗣昌围剿张献忠、罗汝才之时,他从开县"噪归"陕西,以致张献忠突破重围,从容进入四川,一发不可收拾。

在项城战役和襄城战役中,他两次抛弃主帅逃跑,导致战事失败,两位督师被杀。

贺人龙与李自成、张献忠是老乡,都是陕西米脂人,崇祯怀疑他暗中通敌,因此密令孙传庭捕杀贺人龙。

十五年五月初一,孙传庭在西安召集众将开会,会上突然逮捕贺人龙,然后宣布崇祯旨意,将其斩首。

处决贺人龙后,孙传庭提拔其部下副总兵高杰接替贺人龙,高杰是李自成的死对头,他原本是李自成的部下,后来私通李自成之妻,事发后拐带李自成之妻投降官军,成为官军的一名忠实鹰犬。

此时官军手中有三张王牌:一是陕西兵;二是湖广兵;三是保定兵。陕西兵的总督先后是傅宗龙、汪乔年和孙传庭,湖广兵的总督先后有丁启睿和侯恂,保定兵的总督是杨文岳。陕西兵的主将是贺人龙,湖广兵的主将是左良玉,保定兵的主将是虎大威。

此外官军还有孔贞会的四川兵、刘清泽的山东兵,朱大典的南京兵等,力量小而分散。

崇祯力求三股势力联合围剿民军,但是在民军的巨大压力下,三军主将尾大不掉,三军不能协调配合,反而形成三个和尚没水吃的局面,导致战事惨败。

项城战役中,傅宗龙率领的陕西兵和杨文岳率领的保定兵参战,因陕西兵主将贺人龙溃逃引发连锁反应,结果傅宗龙战死,汪乔年接任,杨文岳受到处分。

襄城战役中,汪乔年率领的陕西兵解救左良玉的湖广兵,没想到湖广兵解围后不配合作战,这个不义之举导致陕西兵溃逃,结果是汪乔年战死,孙传庭接任。

朱仙镇战役中,丁启睿的湖广兵和杨文岳的保定兵共解开封之围,因左良玉溃逃而失败,结果是丁启睿被投入监狱,侯恂接任,杨文岳再次受到处分。

三个方面军两两组合,均遭失败。朱仙镇战役后,杨文岳逃到汝宁疗伤,左良玉逃到襄阳喘气,孙传庭则在陕西闭门休息。三军都己伤痕累累,无力再组织救援开封,只能在躲在远处观望。

无怪乎侯恂会说出放弃中原,以江山社稷为重的话,然而崇祯不仅没有采纳他的意见,反而再次将他投入监狱。

孙传庭在陕西经过几个月的休整,小有积蓄,崇祯不断催促孙传庭进军,孙传庭害怕像侯恂一样"二进宫",不得不于十月份带着新募的士兵勉强出征。

官军一路上偃旗息鼓,潜行于山中,偷偷接近民军,打算来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在河南郏县,官军潜至民军附近,孙传庭令部将左勷率左军,郑嘉栋率右军,高杰率中军设下埋伏,牛成虎率前军挑战民军,诱敌深入。

双方接战不久,牛成虎佯装失败,将民军引入包围圈,四面伏兵突起,民军卒不及防,向东逃窜,官军追杀三十里。

孙传庭不愧为名将,在力不如人的时候,以智取胜,官军取得了久违有胜利,然而由于此时天降大雨,官军又饿又冷,没能继续扩大战果。

民军虽初战失利,但毕竟人多势众,在官军打扫战利品之际,民军主力杀了个回马枪,官军抵挡不住,兵败如山倒,孙传庭率残兵败将狂奔回陕西。

官军此战原为长途奔袭,试图以战养战,粮草供应不上,士兵们不得不采集没有成熟的青柿充饥,因此河南人将此战称为柿园之役。

名人

李义仁

是清朝乾隆年间一个监生。清朝乾隆年间,黄河决堤四十五里,老百姓生命财产遭受很大损失,朝廷下旨修堤治黄,命大臣刘统勋(刘墉之父)为总指挥负责水利治理工程。李义仁则担负起郏县段水利工程重任。李义仁明确分工,各负其责,收购圆木、灌木条和高粱秆,提早为治理工程备足材料。因此,郏县段水利工程较其他县提前一个半月完工。因治理水患立功,李义仁被封为天下"第一监生"任工部侍郎,主管全国的水利治理工程,并因此受赏车驾、黄马褂、河工帽子、玉辇五色鞭、朝天凳。

李文秀

是清朝光绪年间的秀才,他和时任县令张勇贵为结拜兄弟,经常出入县衙,为周边群众排忧解难。李文秀在村上经营一处酒馆和一家药铺,买卖公平,童叟无欺,生意十分兴隆,特别是药铺经营有方,药的品质最好,价格公道,十里八村的百姓有病都会来此取药。他药铺的宗旨是"穷人吃药,富人拿钱",穷人吃药不拿钱,富人吃药拿药价的二倍或者几倍的价钱,因此李文秀在周边百姓中留下了好的口碑,直至今天老人们都还在相互传诵。记者在李渡口村采访时见到了李文秀家的后人、71岁的村民李廷杰。据他回忆,其爷爷的爷爷即秀才李文秀在镇上开了一家中药铺,家族中的其他成员挨着药铺开了一家酒馆。药铺一直维持到解放前后。李廷杰记得,小时候老是偷吃药铺里的味道发甜的药材,如甘草和圆肉等,后来家里人就把这些药材放在最高处,让他够不着。

经济、文化繁荣

经济

李渡口村历史悠久,文化底蕴深厚,汉初已成村落,唐代修建古寺"关帝庙",明代开始逐步形成集市,伴随着经济繁荣,这里形成许多传统习俗。 雨前庙会雨前庙会据王钦正介绍,李渡口有古刹庙会,其内容包括民间戏剧表演、铿锵铜器舞和威风锣鼓等。李渡口村秧歌舞是郏县冢头镇民间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当地人欢度节日、庆贺丰收、迎送嘉宾、开业庆典、增进友谊的礼仪。李渡口还有纺织传统,自明清至民国,兴旺时寨内的人口多达千人,店铺林立,商业繁荣,是当地出了名的纺织大村寨。村寨里安装织布机40余部,织出的丝织品大量外销,经贸往来达于海内,享有盛名,也为古村寨带来了丰厚的财富。

今村寨内仍保存有织布机,70岁以上的老人对织布机怀有深厚的感情,纺织技艺在古村寨依然传承。李渡口的铜器舞源远流长,每到节日,乡亲们都要打铜器庆祝,还有狮子舞、竹马旱船、高跷等,一时间锣鼓喧天,人流如织。李渡口村有生产卷烟的传统,民国时期李渡口村创建了卷烟厂,岳朝久出任经理,雇工62人,拥有切丝机、卷烟机各一台,日产20万支香烟,品牌有"永定门"、"红润"、"胜利"。1943年李冠儒出任经理,将商号改为"光利",生产品牌有"鸿运"、"菊花"、"永定门"、"胜利"等,日产二十几万支,畅销青岛、湖北老河口等地。

文化

李渡口村还曾经是古人先贤传道讲学之地。清朝时的李荣光,民国时的李永宽、王久成等曾在这里办学讲学,他们以"百善孝为先"为祖训,传授孔孟之道,使李渡口人才辈出--明朝末年有武举人李和三,清朝有武秀才李泽道、李记、李启龙等,文秀才有李泽芝、李已儒、李文秀、李义仁等。

蓝河

蓝河是北汝河的一条较大支流,发源于禹州市文殊乡宋庄村,上游地处深山区,中游为丘陵区,下游为平原地区。蓝河自禹州市鸿畅乡小赵寨进入郏县安良镇牛庄村,流经郏县安良、冢头、长桥3个乡镇,到长桥镇西长桥村东注入北汝河。

蓝河蓝河

蓝河全长76.6公里,流经郏县段长23.8公里,流域面积262平方公里,其中郏县境57平方公里。蓝河有支流7条(禹州境4条,郏县境3条),地表水较丰富,常年水流不断。

上游禹州境内建小一型水库柏寨水库一座,中游郏县境建小一型水库水磨湾水库一座(1975年建),1955年在下游冢头镇李渡口村西建成小二型水库蓝河水库,该水库曾浇地2.5万亩,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因严重淤积而废弃。

在肖河、胡河等3条支流上建6座小水库。在蓝河下游建梁庄、天地庙、罗沟、冢头北、龙泉寨5座水力自控翻板闸,并在沿河建15处提灌站。蓝河夏季洪水暴涨,水势猛,流速急,历史上曾出现多次水患灾害,解放后建设了水库及自动闸,控制洪水,变害为利,造福百姓。

戏楼

4月9日,对于李渡口村及邻村的村民来说,是个值得庆贺的日子。因为从这一天开始,由李娥仙女士及丈夫苗银虎先生捐资建设的潞银文化广场就要竣工并投入使用了。

今年43岁的李娥仙女士,早年和丈夫到山西省长治市创业,如今拥有一家资产达2.6亿元的大型洗煤焦化企业。她的家乡李渡口村是个有着悠久历史和文化传统的古老村庄,每年的农历三月十三是该村的传统庙会,但村里一直没有一个像样的舞台。致富后的李娥仙女士富而思源。

今年初,她得知这一情况后,主动捐出13.5万元用于建设一个集娱乐、健身和演出为一体的文化广场。经过工程技术人员的精心设计和施工人员的紧张施工,潞银文化广场终于赶在今年庙会前竣工了。该文化广场包括一个舞台楼和一个标准化篮球场,能满足不同文艺团体的各种演出、排练活动以及群众娱乐、健身的需要。

娱乐

6月17日,夕阳西下,凉风习习。郏县冢头镇李渡口村的大姑娘小媳妇穿得漂漂亮亮的,像赶集似地来到村戏楼前的空地上,一手拿扇子,一手拿手绢,赶着去扭大秧歌。 以前一到农闲,李渡口村的妇女经常凑到一块儿打麻将、玩扑克,时不时地还惹出点 是非来。这引起了村两委会干部的重视。他们认为,虽然生活富裕了,水泥路也修到家门口了,村容整洁了,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必须乡风文明。 在村委会主任李付营的张罗下,村里组织开展了扭大秧歌活动。一个60多人参加的大秧歌队组建成了,其中有8岁的孩子,也有60多岁的老人,有的一家祖孙三代都来了,个个精神抖擞,脸上带着笑容,扭得非常起劲。如今,傍晚的李渡口村锣鼓喧天,热闹非凡,充满了欢歌笑语。这样一来,大伙儿白天忙着发家致富,晚上忙着扭秧歌、打篮球,赌钱的不见了,扯"老婆舌"的没有了。

郏县首届农机安全技能大赛

网讯(记者王孟鹤)9月6日,郏县冢头镇李渡口村热闹非凡,郏县首届农机安全技能大赛在这里举 行。这是我市首个农机安全技能大赛。 来自郏县9个农机合作社的16名机手在此进行了吊瓶子、扎气球、装卸轮胎3项竞赛。第一个上场的机手靳朋飞在比赛开始后,在规定的行车位内迅速倒车,用固定在拖拉机升降器上的铁丝串起直径5厘米左右的拉环,倒车20多米掉头,将拉环放入指定位置。 "就像拿线穿针一样,操作拖拉机倒车穿铁环真的不容易。"靳朋飞在规定的3分钟内完成了2次任务后,活动组织者对笔者说。 "这孩,装卸轮胎速度比第二名快了将近1分钟,真快!"在装卸轮胎的比赛现场,来自郏县王集乡辛庄村光大农机合作社的机手刘亚超的成绩让在场的机手、群众为之钦佩。今年22岁的刘亚超在农机合作社里专门负责维修各类农机设备,最终他以10.5分的总成绩获得郏县首届农机安全技能大赛的第一名。 "昨天上午我接到通知,就代表我们合作社来比赛了。"满头大汗、双手机油的刘亚超表示,之前他并没有接受过任何训练,取得此次成绩纯粹就是平常积累的结果。 "此次比赛旨在提高机手农机安全技能水平,以更好地为农民服务。"郏县农机局局长魏龙峰表示,郏县县委、县政府对农机安全工作高度重视,郏县农机局将继续加强农机安全管理,确保农机安全生产。


0
0
0
浏览量:139   点此复制链接 分享阅读+
最 新 动 态 ↓